您的位置 : 享阅小说网 > 小说库 > 穿越重生 > 重生之商海霸业

更新时间:2019-11-05 15:52:20

重生之商海霸业

重生之商海霸业 关越今朝 著

连载中 丁驰黎梦雪 暖婚轻松爽文种田校园

《重生之商海霸业》是由作者关越今朝所著的一本重生都市类小说,故事很有深意,值得一看。《重生之商海霸业》精彩章节节。荷硎揽部,生活艰难,母老虎压榨更如雪上加霜,简直生不如死,妄想重来一回。阴差阳错,一时气急,坠落湖底。机缘巧合,时光倒流,竟然重生。此丁驰已非彼丁驰,懦弱、卑微一去不返,修学业、搏商海,造就辉煌事业,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你爸......你爸他不会出事吧?三天前离家时说话怪怪的。”池树梅刚刚舒缓的神情再度紧张。

尽管心中起急,但丁驰还是故做轻松的说:“能出什么事?我爸又不是心窄的人。主要是我得尽快找到他,一起想办法应付这事。”

“是得好好想办法,要是影响了你高考,那就麻烦了。”随声附和后,池树梅又催促着,“快去找吧,注意安全。”

答了声“好的”,丁驰下楼,到了院中。

金老三等人和车都已不在,只有院里居民还在三五议论着。

丁驰骑上自行车,一路疾驰到北坡,径直放下自行车,扑奔坡顶。

此时日头老高,早已没有了晨练的人,整个树木草丛中带着一种寂寥,甚至是无来由的阴森。

丁驰心头更紧,匆匆到了那个印象中的地点,坡顶没人,坡脚同样没人。

难道记错了?还是期间出了纰漏?丁驰心中起急,四下张望,目光探询:老爸千万别出事呀。

一声叹息忽然飘来:“唉,小池、树梅、小慧,对不住了。”

听到这个声音,丁驰又惊又喜,急忙循声寻去。

谢天谢地!树丛中正是父亲丁守诚。没有利刃压脖,也未见绳索套颈,丁守诚正坐在地上,喃喃自泣着。

通过瓶子颜色和飘散的味道,丁驰判断出,父亲面前瓶子里是酒,并非农药,遂宽心不少。

“糊涂呀,真是瞎了眼,怎么就......憋屈呀。”

“‘人精’,你把老子害成这样,不得好死呀。”

“树梅,跟着我这么多年,没让你享什么福,倒是跟着担惊受怕不少,我对不起你和孩子呀。想想当年你......”

丁守诚嘟囔一会儿,喝上几口,接着又开始喃喃,然后再喝。随着时间推移,他的舌头大了好多,说话也断断续续。

只要父亲在那好好坐着,丁驰倒不担心父亲喝坏,便静静的隐在树后,倾听着那些苦涩回忆和深深自责。

过了半个多小时,丁守诚收起地上纸张,揣进怀里,醉眼迷离的说:“树梅,想说的都写在这上面了,到时记得拿出来,那样你们娘仨就不受牵连了。呜......”

听到哭声,丁驰提高了警惕。

“咕咚咚”猛灌几口,丁守诚决然起身,摔出酒瓶,嘶喊着“永别了”,向着林外坡顶冲去。

哪能再容闪失,丁驰疾步横穿过去,双臂死死抱住父亲:“爸,你不能死。”

本就醉步踉跄,再被这么一扑,丁守诚直接倒在地上,把儿子也带倒了。此时他脑中一片混乱,根本弄不清所以然,嘴里胡乱叨咕着:

“不,不疼。”

“低,真够低的。”

“到底是地底下,全,全是土味。”

“阎王佬在哪?休,休班了?该不会也,也躲债去了吧?呵,呵,有意思......”

“阎王佬,劳资来了,快,快出来迎......迎接。”

“威,威武,威......”

“死了,死了,一死百了。”

丁驰既好气又好笑,用力移开压着的魁梧身躯,坐在那里喘了几口,才摇晃着对方:“爸,爸。”

丁守诚扭转头,醉眼乜斜:“牛头马......面......我儿子。你,你怎么也......?不行,你得回去,得......得把你调回去。这里不好,这太冷......太冷了。回去好好照......照顾你妈和妹妹,她俩肯定......”

“爸,瞎说什么?你没死。”丁驰板起了面孔。

“没,没死。能,怎么能没......地下也,也会有太阳?我,我真没死?”丁守诚四外张望,眨巴着眼睛。

“你根本就没跳。”说到这里,丁驰又补充道,“你没跳成,是我把你拦下了。”

“我......我,呜......你让我死,我没脸活了,丢死人了。”丁守诚捂住脸颊,哭了起来。

丁驰“哼”了一声:“你要怕丢人,就别这样了好不好?咱俩马上回家。”

“回,回家。”身子直起一半,丁守诚又跌坐在地,“我不能回去,否则他们又不走了。你回吧,带上她们娘俩先......先躲躲,等我跳下去,到时你们把这张纸拿出来,就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

“你......”丁驰缓缓站起来,沉声道,“反正今天我也在那上面签了字,即使你不在,他们也会找我。”

丁守诚立即顿足捶胸:“你糊涂呀,那本来就是糊涂帐,就是咱们被......”

“回不回?”丁驰问道。

“我本来想着一死了之,想着把糊涂帐也带走,不给你们留下痛苦和麻烦,可现在你却......唉。”又自叹息一声,丁守诚双手撑地,摇摇晃晃站了起来。

“走吧,爸。”丁驰给父亲拍了拍身上灰土,挽起了对方胳膊。

丁守诚迈出两步,又转头道:“本来就脱不了麻烦,现在你又一脚踩进来,这不是没事找事吗?”

“不要总想着死,那是对亲人最不负责任的表现。”情急之下奚落一句,丁驰又安慰道,“放心吧,会有办法的。”

丁守诚老脸更红,说了句“我不会死了”,跟着儿子走去。

出了树林后,路上偶尔还有行人。

担心别人笑话,丁守诚先是双手擦了擦脸,然后便推开儿子,迈着方步走去。可心愿虽好,怎奈酒精麻醉,差点就摔倒在地,只好任由儿子搀着,低头前行。

身上驼着一个死醉死醉的人,而且丁守诚本就骨架很大,丁驰倍感吃力,关键过去这十多小时根本就没闲着。

歇歇走走,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丁氏爷俩才到了坡下。

扶着父亲坐下,丁驰边喘粗气边回头,望着北坡坡顶,望着父亲前世曾经纵身一跃的所在。

丁驰记的清楚,在前世的时候,清明当天下午接到邻居电话,说父亲出了点儿事。等他从学校赶到医院时,父亲早已是病床上的“纱布人”。欠了一堆外债,也仅换回了一个身、脑皆废的瘫子。从那之后,丁驰再未到过北山,但血淋淋的场景已然映在脑海中,挥之不去。

“走吧。”丁守诚眼中闪着泪光,轻轻拍了拍儿子。

谢天谢地!悲剧没有重演。想到这次有惊无险,丁驰脸上漾出浓浓的欣慰,也不禁后怕:幸好早来一步。

小说《重生之商海霸业》 第五章 悲剧没有重演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暖婚小说
  2. 轻松爽文小说
  3. 种田小说
  4. 校园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